首页 >>
东京奥运会新增项目: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谁?
发布时间:2019-08-07 16:34:59 来源:雷火电竞app-雷火电竞下载-雷火电竞网址点击:28

  

  撰文\房学峰

  东京奥运会新增设项目,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谁?

  我这个人觉悟不高素质低下:坐车以“蹭”为主、吃饭以“扎”为主——幸好咱只是个群众。

  两年前的五月中旬,苏州世乒赛结束时我要去上海,就“蹭”上了曹燕华的车,如果人类乒乓球运动的历史上确实有过“天才”的话,首先得说林慧卿和曹燕华而远远轮不上张本智和与平野美宇。

  路上我推销的一个主要观点就是:日本混双在苏州获得的那块混双银牌将改变奥运会的历史,使得混合双打有极大可能进入东京奥运会。曹燕华听了将信将疑,但说真要那样的话对于许昕有利,因为他未必是最好的单打选手但肯定是最好的双打选手——许昕的人生道路上,曹校长的作用就像乒乓球对许昕的意义那样大。

  今天一觉醒来,看见了王海滨发来的微信,告诉我东京奥运会将增设击剑的男花团体和女重团体两个项目,这让我想到了2005年的这个季节,当时我正在长沙做“中国劳伦斯冠军奖”的颁奖晚会,即将走上红地毯的海滨脸上遍布愁云地说:“刚刚得到消息,北京奥运会上没有男花团体了……”

  两年前的和十二年前的往事,让我有了写作本文的冲动:天上掉下来的陷阱砸中了谁?

  砸到中国人头上的馅饼

  国际奥运会的15名执委(包括一个主席、一个总干事和四个副主席)里,出生在中国的人最多:中国的于再清生于哈尔滨、中国台北的吴经国生于重庆、新加坡的黄思绵生于汕头,而项目增减在理论上的最大受益者也是中国。

  射击的气枪项目是中国的绝对强项,男女气手枪团体和男女气步枪团体的增设,使中国射击变得坚挺起来,由于器材和设施成本较低,这两个项目进入奥运会,非常有利于射击运动在全球的普及与发展。此外,新增设的飞碟多向混合团体也给中国带来了机会和希望。它们所替代的三个项目,分别是中国水平较低、始终“不举”的男子步枪卧射和男子飞碟双多向,以及以“坚而不久”著称的谭宗亮在北京奥运会上遗憾失金的手枪慢射。

  

  女子划艇进入奥运会和女子赛艇项目的增设,对于中国也是利好消息。一两个月前,天津全运会已经增设了女子划艇项目的金牌,这个决策的先见之明是显然的——中国体育界的确应该多听听业内专家的声音。

  我前些天还在起哄、忽悠识字不多树敌很多的那位老爷子赶紧出山把女子拳击的国家队建立起来,因为女子拳击本来就是中国的相对强项,里约奥运会三个项目都拿到了奖牌,现在增加到五个项目,当然对中国有利。目前的问题,倒不是全运会增项与否,而是快速制定女子拳击的“东京战略”,这种战略和女子体育必然的职业化趋势必然有必然联系。

  场地自行车的女子麦迪逊赛、游泳的男女长距离自由泳、射箭的男女混合团体,这四块金牌的增设也在增加着中国选手取得好成绩的概率,反倒是乒乓球混合双打金牌的增设则未必是砸在中国人头上的馅饼,因为我猜接着出台的一项政策,会是限制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中一个NOC的参赛项次,如果规定一个NOC只能选择四个小项参赛的话,那这块混双金牌差不多算是为日本人设置的,就像我两年前的预言:《一块银牌将改变奥运会的历史》。

  奥运会上女子项目和男女混合项目的增加,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男女平等”问题,而是女子体育在世界范围内的快速发展和女子体育的职业化趋势问题,而中国竞技体育的最大危机之一,恰恰是“阳盛阴衰”的走向——我认为中国体育界必须尽快提高女性的地位,启用更多李琰那样的女性领导人(虽然她对我四处蹭饭的行为不时提出批评)。

  最大的一块馅饼里有五种馅

  对于中国来说,两块击剑团体金牌是一块最大的馅饼:雷声小哥儿们接着干下去有了充分必要条件,更不用说与奥运会同龄的许安琪、孙玉洁和孙一文了——她们出生在王会凤获得女子花剑银牌的时候,她们没有从事花剑显然是因为肖爱华独霸的时间太长,她们选择了重剑显然是为了再打一届奥运会……

  

  仔细品味一下这块馅饼的味道,还能咂摸出“中国馅”之外的四种馅来:

  第一种是德国馅。

  巴赫是击剑运动员出身、准确地说是奥运会的男子花剑团体金牌得主,这种馅不用尝就知道。

  第二种是俄国馅。

  虽然在联赛中被淘汰,但德国人和俄人在击剑领域中的合作显然还是不错的,所以俄罗斯是里约奥运会击剑比赛中的最大赢家、所以俄罗斯的艺术体操始终统治着世界、所以中国的企业家主要应该跟俄罗斯人学学怎样做体育否则没资格谈体育产业。

  第三种是法国馅。

  Laura Flessel是在三个星期前出任法国新政府体育部长的,她在1996年获得自己第一块奥运会金牌的那天,乐靖宜获得了女子100米自由泳的金牌。让一个击剑运动员当部长,文化上的因素很显然,这肯定有利于巴黎赢得2024年奥运会主办权的竞争。

  第四种是日本馅。

  东京赢得奥运会主办权的时候,太田雄贵的最后陈述属于决胜因素之一,那以后日本在争取国际剑联话语权方面的努力、值得中国几乎所有项目好好学习。日本一百多年来在体育文化领域的国际视野、战略思维和影响力构建,是一个值得中国体育院校开设必修课的命题,虽然总体说来很难对这些院校在提高文化水平方面有什么更高期待。

  “馅饼制造业”的改革大潮

  在现代奥林匹克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像东京奥运会这样宏大的改革举措,项目设置上的大幅度改革是和巴赫主政以来推行的一系列改革理念频率共振的。说到底,竞赛是杠杆,不但是竞技体育的杠杆也是体育产业的杠杆,奥运会、全运会上的“加杠杆”或“去杠杆”,都是顺应潮流和引领趋势的必然选择——体育竞赛业、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馅饼制造业”。

  目前中国体育界强力的改革举措,本质上是顺应了整个国际体坛(不仅是奥林匹克体育领域)的改革、创新、发展趋势。但很奇怪的是:对中国体育改革的主要质疑与阻力偏偏来自于中国体育界内部,这只能说明中国体育界越来越像官场而越来越远离运动场。

  极限类运动是让体育永葆青春的未来,所以小轮车和铁人三项因此而增项,对于天津全运会增设骑跑等项金牌的举措不应该去质疑,何况“铁人三项”运动里本来就包括着“铁人两项”;

  三对三篮球进入奥运会,同时具有青奥会遗产的意义和体育时尚化的意义,我们需要庆幸:幸好中国篮协的改革提前了一步、幸好全运会上已经有了三对三篮球比赛;

  

  自行车麦迪逊赛进入奥运会,是日本体育文化的又一个胜利,意义近似空手道进入奥运会,历史告诉我们:一个侵华日军大尉和一个“满洲国”日籍官吏对自行车运动做出的贡献,大于或等于所有中国的项目中心主任对世界体育的贡献;

  而三块游泳金牌的增设,则同时具有两个意义:其一,孙杨的“中国故事”看来要直面一个“日本故事”了,如果他能够在连续三届奥运会上都赢得金牌的话,日本人连续赢得三届奥运会男子1500米自由泳金牌的故事、就必然显得相形见绌;其二,奥运会赛场上的下一个菲尔普斯和下一个“美国故事”呼之欲出——

  这就出现了一个有点儿严肃的命题:怎样在东京奥运会上“讲好中国故事”?

  在这方面可以谈的太多,但我觉得金浩教练提出的游泳“少女天团”设想很有先见之明:“美国故事”里的下一个菲尔普斯式主人公既然是莱德基,为什么不尝试着制造一个“中国故事”去狙击“美国故事”呢?她和大多数获得奥运会女子游泳金牌的运动员是在十五六岁甚至十三四岁年龄达到世界顶尖水平的,如果现在就组织一批今年十一二岁的游泳女孩儿强化训练的话,焉知不会真弄出一场狙击战来呢?何况能不能拿到金牌不是唯一重要的,能不能有改革创新的勇气才是唯一重要的,就像我们东边的日本、西边的英国、南边的斐济、北边的俄罗斯。

  当然说老实话,我觉得金浩的那种设想基本上不可能实现,因为就像我在德行方面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样,我不觉得体育学院出身的游泳领导现在能弄明白游泳和能看得上金浩这种獐头鼠目之辈……